竹西资讯
竹西资讯>国际>庞中英专栏 | 中国与世界秩序的关系70年发生巨大转变:从“
庞中英专栏 | 中国与世界秩序的关系70年发生巨大转变:从“
发布时间:2019-11-22 09:26:03文字选择:    

庞中英

中国与现有国际秩序(包括全球治理)的关系一直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与国际秩序的关系经历了非常复杂的演变。本文主要从中国对国际秩序的态度以及中国与国际秩序的关系来回顾中国外交的70年。

本文主要用过去70年来中国与国际秩序关系的一些主要“话语”或“叙述”来分析中国与国际秩序关系的演变:首先,从“开一个新炉子”到开始加入代表现有国际秩序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和联合国系统)(1945年以后)。从1949年到1979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第二,从1978年开始,在21世纪初加入几乎所有国际组织后,“崛起”的中国重申“不要再开一个炉子”,并以“不”的方式再次提到“再开一个炉子”。这是一个比第一阶段更长的过程;从2013年至今,它属于一个“新时代”,可以概括为“启动国际组织建设”(如AIIB、新开发银行、新全球化——“一带一路”等)。)来促进“新的全球治理”。

“革命外交”时代的“新炉灶”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革命”国家,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冷战初期。“开一个新炉子”是外交的“革命”。“为了与旧中国的半殖民地外交彻底决裂,维护新中国的独立和主权,毛泽东主张“开个新灶”、“先打扫屋子再邀请客人”:“国民党政府与其他国家建立的旧外交关系不会得到承认”。驻旧中国各国的外交使节只被视为普通国民,而不是外交代表。旧中国与外国签署的所有条约和协定都将得到重新审查和处理。我们不会承认国民党时代一切卖国条约的继续存在,不会系统地、彻底地摧毁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和特权,不会在互相尊重领土主权、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同其他国家建立新的外交关系。”

然而,另一方面,说到“开一个新炉子”,就没有“开一个新炉子”。新中国当时参加了苏联的“火炉”,即“一边倒”。然而,“一边倒”很快,在20世纪50年代美苏冷战时期,中国等亚非国家发起了一次以“和平共处”为主题的亚非会议。亚非会议实际上是冷战时期中国的“新火炉”,并成为20世纪70年代毛泽东领导下的“第三世界”的前奏。然而,在既不属于苏联集团也不敌视美国的情况下,中国几乎是一个至少缺乏国际联系的国家。当时,它只通过香港和一些欧洲国家维持很少的对外贸易。由于无法与外界联系和交流,当时的中国基本上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封闭的体系往往存在内部冲突。这就是在中国持续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外交”(Cultural Revolution Diplomacy)也是由“开新灶”和“输出革命”推动的——试图以另一种方式改变封闭状态,并与一些小国(亚洲的斯里兰卡、欧洲的阿尔巴尼亚和一般的非洲)保持合作,但它恶化了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与非洲国家的关系也缺乏基于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形成的国际市场关系的支持。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等一些非洲援助项目费用高昂,当时没有实际意义。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将完全融入现有的国际秩序。

1978年后,中国逐渐彻底告别了“开新灶”和“革命外交”。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下,中国开始积极参与国际经济组织,特别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然而,在冷战结束之前,中国没有时间参加所有的国际经济组织。冷战结束后,中国计划恢复其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关贸总协定)中的席位——在“重返”关贸总协定的努力得以完成之前,“重返”被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完全取代。1995年,中国不得不将“重返”改为“进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象征着中国全面对外开放的决心和全面融入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政治意愿。这种意愿在当时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开一个新炉子”似乎进入了中国对外关系的历史。在国际上,由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不再担心开始新的炉灶。在国内,中国坚信,参与全球化的中国驾驭全球化,本身就是全球化,已经成为现有世界秩序的一部分。

2002年至2005年,中国提议举行一次关于“和平崛起”的非正式国际讨论。国际社会立即广泛注意到这一声明。后来,这一声明被改为正式的“和平发展”(字面上不同于邓小平在1980年代提出的“和平与发展”)。无论是“和平崛起”还是“和平发展”,因为它是“和平的”,这意味着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参与了世界秩序的延续。

“和平崛起”的描述并不完美,最终也没有发展成为一种更具说服力的宏观外交理论。然而,它传达的意思是中国断然否认它正在改变国际秩序(“修正主义”)。然而,主要来自邻近东南亚国家和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的国际社会表达了对中国的另一种担忧:已经进入国际秩序的中国还不是国际社会的“利益相关者”,也没有承担足够的国际责任。

2009年金融危机后,尤其是2010年后,“开一个新炉子”再次成为一个问题。这主要是由当时的中美互动造成的。美国奥巴马政府决定“转向亚洲”——与中国和其他力量建立新的平衡(“再平衡”),迫使中国“西进”——在亚洲和欧洲(特别是启动和建立上海合作组织)以及非洲开辟新的国际联系,“西进”很快变成了对一条新道路的公开探索,即“一带一路”这几乎是21世纪的“新火炉”。然而,中国坚决否认自己在“开一个新炉子”,并一再重申中国“不会开一个新炉子”。

本来,由于中国已经加入了几乎所有的国际组织,没有必要解释“不开新炉”,但中国必须在“大国崛起”的条件下“不开新炉”。换句话说,在充分参与现有国际秩序后,重申“不要再开一个炉子”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秩序的主要捍卫者

特朗普在美国执政三年期间(自2017年1月以来),美国政府对现有世界秩序和全球治理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然而,40多年来,英国脱离欧洲秩序(英国退出欧盟)远远超出了区域组织,加剧了现有世界秩序的动荡和危机。“去全球化”正在兴起。在这种被形容为“百年不遇”的形势下,中国外交大力推进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国际计划,并在“新全球治理”的旗帜下,“积极参与”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全球治理,以分享“中国发展经验”或“中国发展知识”的名义输出“中国发展模式”。中国重申“不干涉别国内政”,但探索了“建设性干预”。“非联盟”而是伙伴关系,“非霸权”而是“领导”。中国以前从未在世界上扮演过“中国角色”,并为全球治理提供了“中国计划”。这些情况既不是传统的“新炉灶”——中国已经成为现有国际秩序(如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的主要捍卫者。

世界国际秩序走向何方?中国与国际秩序的未来是什么关系?这是近年来国际上激烈辩论的一个主要问题。

中国克服了“开新炉”的冲动,坚持“不开新炉”,从现有的国际秩序中获益匪浅。在对外开放和全球化的条件下,中国的长期高速经济增长已经被提了出来。然而,中国面临的危机是,中国曾经受益的秩序正在消失。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持续了70多年并将中国纳入冷战后经济的开放和包容的“自由国际秩序”可能已经结束。美国必须重建新的世界秩序。特朗普政府提议世贸组织取消“差异化”。然而,如果“不歧视”的想法付诸实践,这将等同于重建全球贸易治理。

在应对其他重大全球挑战时,联合国和欧洲联盟率先达成了一些全球协定,如《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但美国和其他国家退出了《巴黎协定》。国际集体行动面临重大挑战。一些国家可能效仿美国(新加坡最近在巴西之后宣布不再坚持其在世贸组织中的“发展中地位”),而另一些国家(例如欧盟国家)将继续追求最初的多边协议,尽管美国缺席。

即使中国重申“不要再开一个炉子”,中国未来的发展和治理将不再像改革开放时期那样受益于现有的、稳定的和有保障的自由国际秩序。世界继续处于动荡之中,未来不过是秩序或混乱。中国可能会为秩序做出贡献。中国组织的国际组织不能允许一些关键国家(如美国)参与,如果美国也构建其新的世界秩序,中国将不再被包括在内。世界可能会按顺序划分,多个顺序并存、竞争和冲突。(作者是著名的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杰出教授、海洋发展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许云乾编辑:尚浩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投注 澳客彩票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江苏快三

下一篇:沈腾晒晚餐回应长胖:一天就吃这么点菜,网友笑问这是吃剩的吧?

上一篇:深交所公开谴责暴风集团及冯鑫等相关当事人

©Copyright 2018-2019 tijuanageek.com 竹西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