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西资讯
竹西资讯>综合>金融系统高管密集出任“金融副省长”:扛起防范金融风险、处置隐
金融系统高管密集出任“金融副省长”:扛起防范金融风险、处置隐
发布时间:2019-11-24 14:08:56文字选择: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

记者吉新致电深圳报道

编辑马春元

“财政部副部长”一词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15名“金融副省长”。它们已经从NPC和CPPCC金融系统的最高管理层、五大国有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直接转移到副省级政府。

9月,光大银行前行长葛海娇、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前主任李波、交通银行前副行长吴伟、工商银行前副行长谭炯四位金融系统高管分别出任河北、重庆、山西、贵州省副省长(副市长)。

他们的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拥有博士学位,在金融系统至少有10年甚至20年的工作经验。

“财政副省长”是从哪里来的

十一月黄金周的前一天,担任光大银行行长不到一年的葛海娇就任河北省副省长兼党员。

葛海娇今年48岁。在中国农业银行工作23年后,于2016年10月从中国农业银行黑龙江分行行长调任光大集团副总经理。葛海娇就任副省长之前,曾担任光大集团党委委员、执行董事,同时兼任光大银行党委副书记、执行董事、行长。

在9月份的最后一周,三名金融机构高管首次被任命为副省级政府。

其中,现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党员李波来自中央银行。47岁的李波在央行工作了14年。2018年8月,央行货币政策部部长调任中国侨联副主席。9月26日,重庆市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投票任命李波为重庆市副市长。任命两天后,李波代表重庆市前往北京参加“一线两会”。

山西省副省长吴伟和贵州省副省长谭炯来自大型国有银行。

9月27日,山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对任命吴伟为山西省副省长进行表决。吴伟现年50岁,曾任交通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21年,之后出任山西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

9月27日,贵州省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对任命谭炯为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进行表决。谭炯今年53岁。在中国银行工作28年后,2016年10月,中国银行广东分行行长调任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兼党委委员。谭炯就任贵州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前,曾担任工行执行董事、副总裁、党委委员。

今年9月,曾担任中国证监会基金监管部主任、上海证券交易所主席的上海市副市长轻舞加入了上海市委常委。7月,原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张莉被调任辽宁省副省长。

2018年,四家主要国有银行的副总裁担任副省级领导。2018年1月,52岁的农业银行副行长康毅就任天津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2018年9月,47岁的中国银行副行长刘强成为山东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2018年9月,48岁的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李云泽成为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兼党组成员。2018年10月,48岁的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郭宁宁成为福建省副行长。

“财政部副部长”是做什么的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中有15个已经配备了“财政副省长”,占总数的近一半。

此前,一名调任当地副职的金融机构人士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政策性银行、五大银行等机构与当地政府之间的干部交流已经安排了多年,而且非常频繁和密切。一般的模式是,金融系统的干部在“级别”的基础上进入当地的“临时职位”。此前,他们担任市县两级地方政府的副职。

根据中国编辑部的“三个决定”计划,“一党二会”都是部级。根据公共信息,金融中央企业没有行政级别,但五大国有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的董事长和行长通常被视为副部长级或享受副部长级待遇。从司局级或副处级干部晋升到新的副省级干部。

根据一家国有大型银行官员的分析,最近大量任命金融系统高级官员为副省级政府官员有两个原因。一是加强地方金融风险防范,应对p2p网上贷款和中小银行等潜在风险。第二是“去杠杆化”,以处理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

最近,中央政府多次提出金融风险防范问题。7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防范金融风险,必须强化地方责任。区域金融改革创新应服从服务宏观政策大局。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要求抓紧风险管理的步伐和力度,强化金融机构、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责任。

8月29日,央行表示,中国中小银行的风险总体可控,但部分机构的流动性风险和信贷风险突出。当前,在化解和应对中小银行风险时,必须将金融机构自救的主要责任、地方政府应对风险的属地责任和监管部门的监管责任紧密结合起来。就具体思路而言,地方政府应承担风险处置的属地责任。地方法人机构存在重大风险的,应当按照属地原则,优先考虑地方政府,牵头制定风险缓释和处置方案,推进改革重组,在资金和税收方面给予支持,维护地方金融稳定。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是当前的重点。2018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但全文尚未公布。

目前,还没有关于地方隐性债务规模的权威公告。地方显性债务方面,截至去年年底,地方政府债务达到18.39万亿元,负债率为76.6%。根据风能数据,今年9月1日,地方政府发行了3.04万亿元债券,完成了当年配额的99.4%。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大型金融系统的干部更熟悉和理解金融业务,特别是在促进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之间的战略合作、激活地方股票资源、吸引资金进入省内以及解决地方融资问题方面。

幸运快三手机APP 广东快乐十分 极速快3app

下一篇:黄岩“宋服之冠”国庆“穿越”亮相首都博物馆

上一篇:科隆新能拟登陆科创板:19家客户陷财务困境 每年计提存货跌价

©Copyright 2018-2019 tijuanageek.com 竹西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